1929年9月出版的《鐵馬》是由「島上社」同人在香港籌劃出版的新文藝雜誌。島上社是香港第一個新文藝團體, 侶倫認為它是個「沒有什麼組織形式的團體」,只是「一群愛好文學、志趣相投的年青人結成一夥;是一種精神上的組合」, 並且往往自稱「島上的一群」。這個「精神組合」之所以取名「島上社」,一方面與當時香港的文化處境有關:「因為在那時候的香港,搞文藝工作的人只是這麼一小撮,沒有同路人,沒有支持者,作為一個小集體,是很孤立的。」另一方面,因為陳靈谷當時有個以《寂寞的島上》為題的連載小說在報紙副刊發表,島上社同人即受其啟發,感覺香港「從某種角度說的確是寂寞的」,而且他們「這一群人所嘗試的新文藝工作就像孤軍突起似地掙扎在這個黑暗環境之中」,於是取名「島上社」。

侶倫在文章裡憶述,島上社的文藝青年希望辦一個文藝刊物,可在當時的社會環境和經濟條件下,近乎椽木求魚。然而島上社成員之一的張吻冰最後找得香港青年會校友會學藝部的負責人合作,由他們負責雜誌的出版事宜,島上社則負責編輯工作,終於在1929年9月出版了《鐵馬》。《鐵馬》是一份「三十二開本的小型雜誌,一百頁,文字橫排,毛邊;形式和風格多少是受著當時上海出版的《幻洲》雜誌影響。」而雜誌的封面和其中許多插畫都是出自侶倫手筆。

《鐵馬》第一期由張吻冰主編,內容包括小說、散文、詩歌創作和譯詩,撰稿人包括張吻冰、侶倫、謝晨光、卓雲、靈谷、玉霞、川平和胡茄。張吻冰曾在聖約瑟書院讀書,接受過天主教學校的教育,其刊登在《鐵馬》上的短篇小說費勒斯神父就是講述一名年輕神父面對內心掙扎時所作出的抉擇。小說方面還有卓雲的、侶倫的爐邊;另外還有謝晨光的散文藎邊、譯詩入夢,靈谷的雜詠三首等。雖然《鐵馬》的印刷費由主辦者支付,但只限第一期,編者在Adieu——說幾句關於本刊的話裡向讀者表示:「《鐵馬》的出版是沒有定期的,時候和經濟都很成問題,後者似乎尤為重要,雖然我們都默許了一個月左右便出版一回的,至於能否如願以償,則在這樣無聲的島上,天也不能保證的喲!」最後《鐵馬》還是因為銷量和印刷費問題,只出版了一期便沒法繼續下去。

《鐵馬》封面

© 2021 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 版權所有